李清照《如梦令》赏析

By admin on 9月 5, 2022

划呀划,划呀划,划的太急促了,惊得这满滩的白鸥和白鹭,都飞起来了,此时,人声,鸟声,水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

试问卷帘的侍女:海棠花怎么样?她说海棠花依然如旧。

沉醉:比喻沉浸在某事物或某境界中。

这是一个清香流溢,**缤纷的,幽杳而神秘的世界。

无怪乎多为历代词论者赞誉,如《草堂诗余别录》中曰结句尤为委曲工整,含蓄无穷意焉。

常记:时常记起。

所以此词当是作者结婚前后,居汴京时,回忆故乡往事而写成的,也就是词人十六七岁至二十三四岁之间的作品。

唐圭璋:李清照《如梦令》第一句云常记溪亭日暮,常字显然为尝字之误。

而‘绿肥红瘦’无限凄婉,却又妙在含蓄。

它不像《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那样带着富贵之气,也不像《声声慢》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那样带着衰飒之气,而是表现了作者青春时期的野逸之气。

最后一句,纯洁天真,言尽而意不尽。

大家争着划呀,船儿抢着渡,惊起了满滩的鸥鹭。

争渡:争与怎相通,如何的意思。

《如梦令》参考注释:雨疏风骤:雨点稀疏,晚风急猛。

鬓发上*戴的梅花已经残落。

词中充分体现出作者对大自然、对春天的热爱。

带即戴,加在头上谓之戴。

浓睡:酣睡残酒:尚未消散的醉意。

昨夜雨疏风骤指的是昨宵雨狂风猛。

看来皆非虚誉。

时间:昨夜——今早地点:庭院——香闺环境:雨疏风骤人:卷帘人(答者无心)——主人公(问者有心)物:海棠(依旧)——海棠(绿肥红瘦)首句昨夜点明时间,在交代雨疏风骤发生在昨夜,同时也表明词中所写已是第二天天明发生的事了,也可以知道天明后已是风停雨霁。

起:飞起来。

【李清照词《如梦令》简析】相关文章:宋词365bet官网07-15李清照唯美诗词《如梦令》鉴赏07-15《公羊传》简析05-16《红绣鞋·阅世》简析12-30《天净沙·即事》简析12-30《望江南》简析10-12李清照《如梦令》赏析两篇05-03《苏幕遮》原文注释及简析10-17《山行》诗文及简析01-07,李清照(1084—1155),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山东济南)人,宋代著名女词人。

开头两句,写沉醉兴奋之情。

词人命舟备酒,畅游于清溪,因沉酣竟不知日之夕矣。

在现实面前,虚幻的美好不堪一击,女主人公的愿望彻底的破灭了。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争渡:怎渡,怎么才能划出去。

滩:满滩。

又名《忆仙姿》、《宴桃源》。

常记明确表示追述,地点在溪亭,时间是日暮,作者饮宴以后,已经醉得连回去的路径都辨识不出了。

它写的是春夜里大自然经历了一场风吹雨打,词人预感到庭园中的花木必然是绿叶繁茂,花事凋零了。

于是有争渡之举。

最后一句,纯洁天真,言尽而意不尽。

传承至今,她的诗词是千古美谈,构思精妙,小小年纪便是广为人称赞的才女,嫁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作词数首,句句笔锋凝练,才华横溢。

这段评语有助于我们对这首词的理解。

【译文二】经常记起在溪边的亭子游玩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喝得大醉不知道回来的路。

常记明确表示追述,地点在溪亭,时间是日暮,作者饮宴以后,已经醉得连回去的路径都辨识不出了。

对此,词人禁不住连用两个知否与一个应是来纠正其观察的粗疏与回答的错误。

孰料,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这让她出乎意料,虽然她内心渴望海棠依旧,但自己也明白风雨之后必是花事凋零,所以卷帘人的回答给了她意外的惊喜。

注释:(1)常记:时常记起。

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

绿肥红瘦:绿叶繁茂,红花凋零浓睡不消残酒:虽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

明诚未完,继续阅读>,**如梦令**李清照南宋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浓睡不消残酒。

小风疏雨萧萧地。

这两句写昨夜的风很急,还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晚上又饮了一些酒,睡的很沉,直到早上醒来酒意还没有完全退去。

正是由于争渡,所以又惊起一滩鸥鹭,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

【译文】还时常记得出游溪亭,一玩就玩到日黑天暮,深深地沉醉,而忘记归路。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写的是昨夜的情景,包含了两个内容——风雨和喝酒。

出自李清照《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风柔日薄春犹早,夹衫乍着心情好。

李清照宋词:《如梦令》赏析:这首小令是李清照的奠定才女地位之作,轰动朝野。

**4、作品鉴赏****作品赏析**现存李清照《如梦令》词有两首,都是记游赏之作,都写了酒醉、花美,清新别致。

【今译】还时常记得出游溪亭,一玩就玩到日黑天暮,深深地沉醉,而忘记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如梦令》词有两首,都是记游赏之作,都写了酒醉、花美,清新别致。

游兴满足了,天黑往回划船,误划进了荷花深处。

试字将不忍问却又忍不住想知道的矛盾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

《草堂诗余别录》评:结句尤为委曲精工,含蓄无穷意焉。

日暮:黄昏时候。

[注释]溪亭:临水的亭台。

作者不是平铺直叙地去描写百花凋残的暮春景象,而是立足清晨醒后,从昨夜写起,通过雨疏风骤,从听觉上展开联想,然后转化为视觉形象:绿肥红瘦。

沉沉暮霭中,回舟误入曲港横塘,藕花深处。

主人公毕竟还是知道这是暮春时节,况且昨夜又是一夜风雨,海棠花断然是不会依旧了,因此她连用两个知否来纠正卷帘人的答复,口语的语气使得这两个知否让人读来颇觉清新。

值得指出的是,这绿肥红瘦四字只不过是作者内心虚拟想象之词,它还有一个向客观现实转化的过程。

回舟:乘船而回。

译文一:还时常记得出游溪亭,一玩就玩到日黑天暮,深深地沉醉,而忘记归路。

这一句不论是在语言的提炼上还是在修辞手法的使用上都是极富创造性的。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赏析】这首小令,有人物,有场景,还有对白,充分显示了宋词的语言表现力和词人的才华。

正是由于争渡,所以又惊起一滩鸥鹭,把停栖在洲渚上的水鸟都吓飞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